首頁 > 台積晶園雜誌 > 台積科技院-老藤精神
台積科技院-老藤精神    
我在台積,遇見世界
台積的有感經濟學 - 廢熱回收溫水計劃
「台積 i 公益」平台背後的故事-何麗梅資深副總:「人生最大的意義在於助人」
從設備博覽會(EE Work Shop)看下一個贏的契機 – 專訪技術委員會汪業傑處長
林錦坤副總談設備工程師「看大工作價值,成為最重要資源!」
王建光副總專訪:保有憂患意識,期許追求完美的敬業精神!
磨出美麗石頭的「185馬上辦系統!」
我們一家三口台積人
頑強的魂!2013全國模範勞工,五廠余秋玉
下班後,我們球場見!台積桌球社冠軍之路
走,到阿里山國蓋茶場!
台積聯合國
群的氣力
喝采台積人-叫我第一名的建廠技術
台積Young世代:校園服務代表
台積龍舟隊:築夢•老少年!
一萬公里外的台積人- Wafer Tech
當「五燈獎」遇到「康熙來了」
台積科技院-老藤精神
蔣尚義資深副總- 單純處顯其力量
台積PMAE裡的「專業精神」
他們,是我們
比工作更不容易克服的是鄉愁
落地生根的幸福男人B.H.
23歲印度工程師的燦爛大夢
Young TSMC 竹科版
Young TSMC 南科版
法國波爾多區最頂級的五大酒莊,為了釀出最好喝的葡萄酒,可以連續砍10年把所有葡萄藤砍光,只為讓根部抓深土壤,才能長出最香甜的葡萄;甚至若要成為「老藤」,還要連續砍上20年,只為一次珍貴的採收。

至今已第九屆的「台積科技院」,與葡萄酒何干?

科技院,是台積技術頂尖人才匯集處,深入採訪發現,他們都是默默堅守一個技術領域,扎根深植15、20甚至40年,從青壯到中年,不為所苦,依舊興致勃發,如老藤一般。

究竟,台積科技院是什麼樣的組織?當選同仁是如何堅持鑿深一口井,在耕耘處開花?以下是我們的報導。

台積電,人才濟濟,不是新聞。但如果是出類拔萃,這群人的樣貌為何?這個答案寫在「台積科技院」裡。我們皆知,專業的技術人才是我們公司營運的重要支柱。因此,表彰卓越技術人才榮譽的殿堂,自然眾所矚目,能當選進入此殿堂,意義非凡。

另一方面,成為科技院裡一份子,除了名片上會加印榮耀,網頁my裡的個人資料上多一行字外,對我們的意義為何呢?

董事長在今年四月參加第九屆科技院士與委員當選典禮裡時說了一段話,「技術要由技術傑出的同仁開發出來,技術同仁對台積是必要的;技術就像是一個人的血液,若是缺少了它,人很快就會死亡。」

同理,台積若無技術,無以為繼。

既然如此,這群榮膺台積科技院榜單的歷屆同仁們,榮耀前的準備,需要何等辛苦才能冠冕頂戴呢?

談這之前,讓我們先了解所謂的台積科技院組織。台積科技院從二OO二年開始籌備成立,每年舉辦,至今已第九屆,共有31位成員,分為三類:一、傑出院士(Distinguished Fellow;為今年新增,當選者為林本堅副總);二、台積科技院士(Fellow;共2位分別為薛福隆與歐東尼處長);三、台積科技委員(Academician;共28位,遍及RD、OP與IT等單位)。

這些菁英中的菁英,皆是經過嚴格審核後脫穎而出。身為整個台積科技院的主席,研發組織資深副總蔣尚義談到這些院士與委員,難掩興奮之情,「選舉的過程非常嚴格,每個人當選都被認定是實至名歸。」他說,主要是公司主管組成的Executive Council與歷屆的院士與委員共同討論與選拔決定,他回憶在遴選這些當選者時,會不斷反覆、反覆地討論,因為要能進來科技院,一定要「超強實力」,「因為他們會覺得候選人,一定要跟他們一樣好才能進來。」人稱蔣爸的他笑著說。

然而,如何才算夠好,才有機會進入台積科技院?

「成為此技術領域的專家!」蔣爸說,當你在一個技術領域深耕許久,開始覺得自己的研究找不到最新的paper可以閱讀,必須自己摸索出方向,「那恭喜你,你已經往專家的路邁進。」

所謂的「深耕許久」,答案可能會令我們嚇一跳。

「要當委員,至少要蹲在一個領域15年以上;如果是院士,那會需要30年,Burn(林本堅副總英文)在微影做了40年,才獲得傑出院士殊榮。」蔣爸解釋。

在這個強調速度與速成的現代社會裡,專心致力一項技術15年以上,對許多人而言,簡直像天方夜譚。更何況,沿途誘惑的叉路不時出現。

在採訪過程中,有一位委員告訴我他從學校畢業後,因緣際會下,開始研究一個半導體中較少人碰觸的技術。他的日常生活場景如下:

我每天到實驗室,打開電腦,看著電腦前面一大串的數字資料,雖然密密麻麻,但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我把自己想成正在解謎。

「今天又有什麼需要我找出答案。」我心裡想著,然後開始坐在電腦前面,想像是玩電動玩具,想把一個一個關卡過完,看著外面天已經漸漸暗了,雖然一天又要結束,但是我又比昨天進步一些。

一個人與實驗設備的對話,一天、一周、一年……甚至有時候為了收集資料,半夜睡不著,第一個想到的是跑來公司處理。我問他,這種工作會有趣嗎?他想了想說「事實上,很多人都覺得很無聊,我一開始也會這樣覺得。」但他做了一陣後,就發現原來也沒那麼糟,因為他可以專心在一個範圍裡,努力幫別人解決問題,這帶來不小的滿足感。就這樣,漸漸有一些人離開,過了幾年後,他開始發表一些paper,往周圍望去,這個領域剩下幾個熟面孔依在。但他始終不灰心,也不動搖其志,因為他深信這個技術,對產業會有所助益。

如今,獲得委員榮譽,證明過去這一切技術研發的長路,值得。

蔣爸回顧年輕歲月,也有類似感觸。回想自己年少時換過許多領域,幾乎每兩年便換一個探索。在他四十歲前,有一次代表之前的公司在美國參加一場SOI的研討會,讓他深刻體會「深耕技術」的衝擊效應。

他說,那時候他已經是名小主管,帶著一、兩位長年研究SOI的同仁參加,會議上川流不息的人潮,其他人只要跑過來看到他的同仁,就會趨前打招呼握手。但走近他,低頭看了看名牌後,下幾秒即轉頭走人,「因為我沒做過SOI,不是這裡的專家」他說。

直到餐會時,一些人過來聊天才恍然大悟「喔,原來那個人(蔣爸)是主管!」對他比較熱絡。事後回想,「我自己覺得沒有在一個領域深耕,因此沒有榮譽被認為是某個領域的專家。」那時比起同仁他可一點也不風光。但也知道如果再回頭深耕某一專業,對於當時已經踏入管理職的他也已有遲暮之感。

蔣爸表示,台積科技院的設立,便是鼓勵那些深耕技術專業的同仁,能有一個大舞台茲以獎勵。然而除了榮耀外,自然希望能借重他們的專長,在台積內做到三點貢獻:第一,協助開發公司目前的技術;第二,對公司未來的技術走向能有建議;第三,成為同仁的導師,誰有問題去請教他,可以分享。「以我自己的感覺,我對自己不熟的技術領域,如果找此領域專家談半小時,學到的知識就可能超過我看幾個星期的paper。」蔣爸補充。

深耕,看得出對專業的執著,透過耕耘處的奮力,反擊後的力道會一鳴驚人。

法國波爾多區最頂級的五大酒莊,為了釀最好喝的葡萄酒,可以連續砍十年把所有葡萄藤砍光,只為讓根部抓深土壤,才能長出最香甜的葡萄,甚至有些要成為「老藤」,還要連續砍上二十年,只為採收一次。

追求生命的路徑中,有很多的可能。可以被一連串的鈔票堆積出來,也可以在不斷砍伐葡萄藤的過程中,追求雋永的價值。我們這群台積科技院院士與委員,都在耕耘處開出香郁的酒氣,老藤精神自在其中。


延伸閱讀:15年深耕長出10%專業

進入職場,走著走著總會來到一個職涯的十字路口:走專業職還是管理職?

蔣爸對於該如何走,並無給予直接的答案。他認為新進同仁不用急著決定要往哪條路,反而是先把自己放在台積好的環境裡盡情學習成長。

但是,他對於走專業職,有其叮嚀。他認為剛進入新技術領域,只要努力大約兩年時間,就可以學會此領域的80%基本知識。「這時你應該可以獨立去做事情,有獨立判斷的能力。」他解釋,自己在看履歷表時,如果這個人待在某個領域兩年以上,他就會認為此人具備此領域的相關經驗;相反地,如果只有一年或半年,基本上他並不認為具備相關專業。

那剩下的20%呢?

至少要花10到15年時間,才能學到90%以上的專業,變成這領域的專家。他笑著說,「到時候不只在公司裡,你在業界也會被認可是這領域蠻有名的專家,…這時你就會發現到這領域的研討會去,大家看到你的名字就會等著與你握手。」但風光收穫前,「那後面的15年會比較辛苦和寂寞,因為要專注只做同一件事情。」而且後面的路通常是要自己去摸索學習。

「要在人前露臉,就要人後受苦」便是這個硬道理。

當然這並非意味如果走管理職,你的技術能力就可以拋棄。蔣爸提醒,畢竟我們還是高科技公司,如果你當管理者,還是要留下這80%的技術能力;否則,你要如何根據屬下做出的技術計畫,給予建議或決定?
 
TSMC-Onlinenew window
台積公司客戶入口網站。
TSMC-Supply Online
台積公司供應商網路平台,一個更聰明的交易平台。
Member Login
加入台積公司企業網站會員,即時取得最新企業訊息。
閱讀更多台積公司資訊。
Open Innovation Platform® 首頁     與我們聯繫     網站地圖     問答集     法律與商標     隱私權政策
Copyright© 2010-2017 台灣積體電路製造股份有限公司 著作權所有